第二证券|高质押、高负债的傲农生物

实际上,傲农生物大股东资金链紧张早有端倪。早在今年4月24日,曾有消息传出傲农生物大股东多笔股权质押逼近平仓线。

不过,傲农生物随后回应称,傲农投资、吴有林、厦门裕泽的股票质押不存在平仓情况,整体质押风险可控。

傲农生物方面称,即便出现个别股票质押触及预警线、平仓线的情形,由于大部分股票质押均为场外质押,债权人不会立即处置股票,傲农投资、吴有林、厦门裕泽可通过与债权人协商延期、偿还资金、补充质押等方式规避股票质押的违约处置风险。

根据目前最新股权质押数据,傲农投资已经累计质押公司股份约2.26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70%,占公司总股本的25.91%。而吴有林质押股份数量占其股份比例高达84.78%,吴有林控制的裕泽投资也有44.93%比例的股份被质押。

需要注意的是,根据WIND数据显示,傲农生物当前股价较上述三方当初质押价格已经跌去甚远。其中傲农投资质押股份质押日至今跌幅已经达到35.8%,而吴有林质押股份质押日至今跌幅达24.27%,裕泽投资的质押股份质押日至今跌幅也达18.34%。

实际上,此次傲农生物大股东套现并引进战投,也在侧面印证了其流动性紧张的状态。

不仅是大股东,傲农生物自身境况也并不理想。自2011年创立以来,傲农生物曾因接连在饲料业、养殖业缔造“神话”而广受市场关注。2020年,借着猪周期,傲农生物取得归母净利润5.73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了近19倍。

不过,而随之而来的是猪肉价格下跌,傲农生物陷入巨大亏损中,2021年、2022年、2023年一季度,傲农生物分别亏损了15.20、10.39、1.80亿元,合计亏损额为27.39亿元。

近年来傲农生物快速扩张,2022年生猪出栏量跃居上市猪企第五位。但遭遇猪周期下行,傲农生物在遭遇亏损的同时,资产负债率亦升至高位。在2022年年报中,该公司直言,自身负债率较高,偿债能力指标较弱。截至2023年一季度末,傲农生物负债合计154亿元,资产负债率较2022年末增长至83.12%。

近期,傲农生物还公开表示,公司高管薪酬结构由基本工资加奖金构成。2022年,由于公司经营业绩不及预期,2022年取消了高管绩效奖金。

在30日晚间的公告中,傲农投资、吴有林拟合计向公司提供最高额不超过5亿元的财务资助,此次财务资助不收取利息。而根据此次调整后的减持计划,大股东减持公司8.5%股份将套现6.4亿元(以傲农生物31日午盘收盘价8.64元/股计算)。这一金额也能够足额覆盖提供给傲农生物的财务资助款。

高峰期扩产、高质押、高负债傲农生物此次能否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而缓解困局,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