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证券|快递黑马增收不增利

极兔快递2015年始于印度尼西亚,随后持续布局东南亚国家,2020年,极兔速递进军中国快递市场,2022年又把目光转向中东、南美洲等海外市场。

招股书显示,2022年,极兔在东南亚的市占率为22.5%,为东南亚排名第一的快递运营商,在中国市场的市占率为10.9%,当年总营收达到72.67亿美元,位列中国头部快递运营商第六位。

2020年至2022年期间,极兔来自东南亚收入的复合年增长率为50.9%,来自中国的复合年增长率则高达192.5%。

2020年至2022年,极兔速递收入分别为15.35亿美元、48.52亿美元、72.67亿美元,三年营收近1000亿元人民币。

极兔速递成立至今已完成多轮融资,腾讯、红杉、高瓴等互联网大佬及知名投资机构名列极兔速递股东名单。同时,快递行业龙头顺丰控股(48.070, -0.45, -0.93%)也作为第九大股东现身,持股1.54%。

但营收快速增长、受资本青睐的背后,是极兔尚未找到盈利模式。

2020年至2021年,极兔速递分别亏损6.64亿美元、62亿美元,2022年净利润为16亿美元。对于近三年出现的巨亏以及扭亏为盈,极兔速递给出的解释为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金融负债的公允价值变动。

招股书还显示,2020年至2022年间,极兔速递经营亏损分别约6.06亿美元、16.47亿美元、13.89亿美元,毛利率分別为-17%、-11.2%及-3.7%,录得毛损2.62亿美元、5.45亿美元及2.70亿美元。

在业内,极兔素有做一单亏一单的名声。招股书显示,2020年至2022年,其在中国市场的快递平均单票收入分别为0.23美元、0.26美元、0.34美元;同期,极兔单件包裹营业成本分别为0.51美元、0.41美元、0.4美元。

2021年,极兔展开了激烈的价格战以抢夺市场,一度与百世创下快递单票价格的最低记录。当年的4月9日,因低价倾销,极兔遭到义乌邮政管理局处罚,部分分拨中心被停业整治。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